员工天地

抗战老兵刘德政的传奇故事

作者:薛丽丽     时间: 2019-05-28     点击:7772次    分享到:

韩城矿区目前健在的抗战老兵共有10名,刘德政就是其中一位,有一次偶然的机会,笔者了解到老人的传奇经历,于是有了此次不同寻常的采访。

敲开老人门时,竟有些诧异:眼前这位精神矍铄、目光从容,而且腿脚还灵便的老人真的已经88岁了吗?!

环顾老人居所,可谓简洁朴素,墙上除一张全家福彩照以外,还悬挂着他23岁身着空军装的全身黑白照,一眼便看得出,年轻时老人着实精神着呢!

知道笔者的来意后,老人表示愿意配合采访,落座后,老人微笑着下意识地拍了拍头,就将我们的思绪一起带到了那个久远的年代……

给申伯纯当警卫

祖籍陕西米脂的刘德政父母因病双亡时,他年仅7岁,为了生存就和小他几岁的妹妹一起投奔亲戚,因家境都不好,妹妹后来被二伯卖给别人做了童养媳,他放牛、放羊、打杂。由于历史清白,无牵无挂、政治可靠,后经举荐,1940年1月刘德政去了陕甘宁边区纺织厂做工,这一年他10岁。1944年,他参加了陕甘宁边区保卫干部特训班,经过半年的学习,被组织分配到陕甘宁边区政府交际处(相当于中央外事办,负责当时中央对外接待及统战工作的部门)任保卫干部兼公务员。后来,刘德政就成为时任陕甘宁边区政府交际处副处长的申伯纯的专职警卫员。1946年,申伯纯在就任晋冀鲁豫边区政府总参议长的路上骑马时因一只喜鹊而使马受惊,马前蹄当空扬起,马叫声响彻上空,当时年仅17岁的刘德政说时迟那时快,一个箭步冲上前,牵住马缰绳将马在悬崖边制服,使得申伯纯幸免于难。此后,申伯纯的妻子郭西每每提起这事都对刘德政感激涕零。

在贺龙见证下入党

1945年10月,国民党高级将领高树勋因反对内战,率部在邯郸前线起义,意欲投靠中国共产党。1946年6月,为了让部下了解共产党才可以救人民于水火之中,臣服自己的决择,高树勋率部分将领及有关人士组成军官参观团到革命圣地延安参观。不料,正赶上胡宗南进攻延安,中央立即电告申伯纯:要安全护送高树勋参观团回太行山。刘德政作为申伯纯的贴身警卫也一同前往。因封锁线过不去,参观团在山西晋绥军区贺龙司令部山西省离石市滞留了一个多月。1946年7月1日党的生日这天,由申伯纯和妻子郭西两人介绍,刘德政在贺龙司令部举右手宣誓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贺龙也以普通党员的身份参加了这次会议,还握手向刘德政表示祝贺。就这样,刘德政在贺龙见证下入了党。老人回忆这些时,心情异常激动……

骑自行车给毛主席送信

1947年冬天,石家庄解放,中共中央决定派董必武、申伯纯等同志前往石家庄完成筹建华北人民政府和华北财经办事处前期事务,由董必武任主任,申伯纯任秘书长。刚筹建时条件较为简陋,董必武、申伯纯和刘德政共居一室,董必武、申伯纯住里屋,刘德政住外屋负责收发警卫工作。1948年春天有一天傍晚,董必武叫来刘德政,说让他次日起程去给在西柏坡的毛主席送一封信和两本书,而且提出了要求说:这封信和书非常重要,要亲自送到毛主席手里,送到后还要主席回执。当时的交通工具没有别的主要是自行车。接到任务后,刘德政先天为自行车打足了气,第二天一早将信和书贴身装好,连骑带推经过一天跋涉于晚上赶到西柏坡,将信和书亲手交到了毛主席手里,并向主席索要了回执条返回。当问及老人是一封什么信这么重要时,老人说:“在那个年代,我们部队有规矩,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互相不问身份,不问来处,送信从不问内容,只管送到尽责就行。”

得到马寅初的指导

1948年秋天,自认为“无时无刻不与共产党在一起”的著名学者、教授马寅初此刻来到了石家庄,毛主席特别要求要注意保护马寅初的安全。当时任正排级警卫的刘德政受领导指派前往石家庄给马寅初当公务员并负责保卫工作。临走时,申伯纯就叮嘱刘德政:你什么都好,就是没文化,这下你可以有机会与知识渊博的马寅初先生接触,让他好好教教你!”这一席话他牢牢地记在了心上。在给马寅初当公务员的半年多时间里,一有机会他就向马寅初讨教。马寅初也很平易近人,对这位机灵尽责的警卫印象很好,特别在得知他父母早已双亡,10岁就只身参加革命后,对他更多了一份关照,闲暇之余,马老一个汉字一个汉字地教他,此外,还耐心地教他一些革命和人生的道理,这半年所学让刘德政受益终生。刘德政老人在回忆这一段时充满遐想地说:“马老先生学问很高,但他的讲解由浅入深,我都能听懂,如果当时能一直跟马寅初先生学下去,我觉得自己后来都能考上大学。”

参加开国大典阅兵仪式

1949年1月北平和平解放,申伯纯成为第一批进京人员,住中南海及六国饭店,接管北京外事接待工作,刘德政也跟随进京。在看到当时的华北军区后勤部汽车学校招生的简报后,刘德政向申伯纯请求去参加学习后获批准,经过2年学习,于1950毕业。当时的汽校将学员分为五个分队,其中有四个技术分队,一个干部分队。毕业分配时,四个技术分队中的第一队被分到坦克部队;第二队被分到汽车团;第三队被分到空军,第四队留校任教。要举行开国大典时,中国人民解放军还没有正规的军校,华北军区后勤部汽车学校就接到命令,让学员参加开国大典,在北京天安门前接受检阅。刘德政所在的是第三队,作为解放军机械摩托化部队接受检阅,当时身高1米78,身板直挺的刘德政被排在了受检部队的第一排,最终出色地完成了这次特殊任务。说起这事,刘德政老人一脸的自豪。

抗美援朝援建机场

作为空军中的一员,刘德政解放后参加了曾为日军侵华所建,抗战胜利后由国民党军队接管,解放后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接管的上海江湾机场的改建工程。在时任上海市市长陈毅的重视下,上海江湾机场改扩建任务如期完成,随即,苏联的援华飞机就空降在了上海江湾机场,至此,使上海的安全得以保障。1952年,刘德政所在空军航空机械部队接到中央军委在南京建机场任务不到两个月,一天突然接到紧急命令,刘德政所在部队将作为抗美援朝的先行部队承担建设朝鲜平壤平东机场的任务。有一天正在机场作业时,遭遇美军轰炸,一下子炸死了十几个战友,刘德政死里逃生,但震耳欲聋的轰炸声却让刘德政失聪了,耳朵什么也听不着了,后被召回国治疗,经半年多的调养才渐渐恢复了听觉。回忆起在朝鲜呆的两年,刘德政老人说:那时没有死就算不错了,以后活的每一天都算是赚来的!

用买牙膏的钱交党费

您们当时交党费吗?拿什么交呢?笔者充满好奇地问。        

“不交党费怎么能是合格党员呢!”刘德政老人义愤填膺地回答说。      

据老人讲,离休后,党和政府及企业都没有亏待过他们,使他们能享受到工资及国家特殊津贴,党费按一定比例直接就从工资中扣除。而早期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时候,并没有工资收入,只是定期给极少部分的买毛巾与牙膏粉的津贴,他们就是从这点津贴里节省下来交党费的。

说到这儿,相信大家和我们一样很想知道一点,那就是老人最后怎么会选择回到了韩城。据老人介绍:1955年他从北京空军部队转业回到陕西省公安厅九处工作,1958年响应国家号召支援三线建设,陕西省公安厅有数十人听从组织调遣支援煤炭工业和石油工业,刘德政由西北煤管局派遣至铜川基建公司任会计;1972年调至当时的韩城煤指(即韩城煤炭指挥部——韩城矿务局前身)供应处工作至离休。

说起老人经历的一切,让人尊敬,而更让人敬佩的是他老人家的“好记性”,他所经历的每一个细节都象是刻在了他的脑海里了一样。

在听完了刘德政老人的传奇故事后,我们准备告辞,这时,他突然抬起身说:“稍等一下”就去了卧室。不一会儿,他从房间里拿出了一个有些陈旧的盒子,吹了吹盒子上的灰尘,轻轻地打开盒子,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件拿出来摆在了桌子上,一件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政治部1953年7月23日颁发给刘德政老人的革命军人证明书;还有一枚199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 颁发给老人的献给共和国创立者勋章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五十周年时,陕西省委给颁发的特别勋章;还有一张剪贴的已发黄的1979年7月31日的人民日报,上面刊发的标题是:五届政协常委、国家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顾问申伯纯同志追悼会在北京举行,叶剑英邓小平等同志送花圈,乌兰夫同志参加追悼会的消息;还有一本由申伯纯编著的《西安事变》纪实书籍,足以可见老人对我国无产阶级革命家、杰出的情报工作者申伯纯的崇敬与怀念之情。

在最后,把老人采访过程中说的几句让人记忆犹新话与大家分享: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所有的私心杂念都是错误的。”

“组织让去哪里就去哪里,组织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好多战友都牺牲了,我们活着就挺好的,很知足,没有过多要求了”

“只要能,别无所求,一心只想着给国家出力。”(薛丽丽)


上一篇:李泽林 散文——《我之于茶》 下一篇:技术研究院:打响脱贫攻坚战